八千资讯网 - 实时推送最新资讯!

在上海选择公共交通出行,为何平均每次要步行1088米?

原标题:在上海选择公共交通出行,为何平均每次要步行1088米?

  近日,高德地图联合国家信息中心大数据发展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清华大学-戴姆勒可持续交通研究中心、同济大学智能交通运输系统(ITS)研究中心等共同发布《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首次针对公共交通出行方式发布了“绿色出行意愿指数”。从该指数看,在全国50座重点城市中,南京市民的绿色出行意愿最强,上海排名第四。

  从《报告》看,上海的公共交通基础设施较为完善。例如,在“500米站点覆盖率”上,上海在所有重要城市中次于昆明、成都,排名全国第三,意味着通常市民步行500米就能找到公共交通站点。同时,上海的公共交通线路重复系数也不算高,意味着公交线路设置较为合理。

  不过从缺点看,上海的线路网覆盖率在50座城市中排在中等水平,意味着部分区域还存在公共交通出行的空白。还有,在上海选择公共交通出行,从进入公交系统到离开公交系统的步行距离比较常,达到1088米,在50座城市中最长。

  《报告》撰写者指出,“步行距离最长”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上海500米站点“步导可达性”不高。所谓“步导可行性”,通俗地说就是“看得见并能走得到”。在上海,虽然公交站点网点很密集,但有些站点设置受外部影响较大,很难完全按出行需求设置,这就造成了实际可达性较低。比如,市民前往“近在眼前”车站,可能需要翻越天桥、穿越地道等。

  二是不同公共交通工具的衔接距离较长。比如,乘客乘坐了轨道交通后,需要换乘公交车,但两者的站点距离较远。

  三是上海作为超大型城市,市民出行距离比较长,公共交通系统中的“最后一公里”问题还未完全解决。

  那么,如何缩短公共交通出行的步行距离呢?其他城市的数据或许能提供参考。

  例如,可以引入骑行服务来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报告》指出,南京不仅“绿色出行意愿指数”最高,而且在细分的“公交&地铁”“骑行”“步行”出行意愿指数上也均高于50座城市的均值,尤其是骑行出行意愿指数相比其他两项表现更好。这与南京较为完善的骑行条件不无关系。对上海来说,通过完善慢行交通系统,借助共享单车等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可以有效缩短市民通过公共交通系统出行的步行距离。

  在超大型城市中,深圳被认为“地面公交出行幸福指数”最高。高德地图表示,“地面公交出行幸福指数”全面刻画了城市地面公交运行状况,从“全市全天线路运营速度波动率”“人口出行热度核心区全天公交平均运营速度”“人口出行热度核心区高峰期社会车辆与公交车速比”多个维度描述城市地面公交运行水平。在深圳的经验中,除了完善公交出行基础设施外,线网优化也能提高公共交通出行幸福感。

  数据显示,将今年第二季度与去年第二季度相比,深圳进行了较大幅度的线网优化,南山、保安、罗湖都有部分线路被取消,深圳也成为50座城市中线网优化力度最大的城市。在此轮优化中,虽然线网数量同比有所下降,但不同线路的衔接、站点的设置更能满足市民出行需求。所以在所有超大型城市中,深圳的公交出行步行距离最短。

  此外,相关专家认为,要进一步提高市民公共交通的出行意愿及公交出行幸福感,还可以集各家之长。例如,从北京的数据看,公交专用道能明显提高公交出行的效率。以北京人口热力核心区内早晚高峰的公交为例,比较“有公交专用道覆盖”和“无公交专用道覆盖”两类公交的差异可以看出,在上个月的工作日早晚高峰时段,“有公交专用道覆盖”路段的公交平均速度为 17.26km/h, “无公交专用道覆盖”路段平均速度 14.90km/h,有专用道覆盖的公交效率显着高于无专用道覆盖的路段。

  还有,缩小公共交通全天线路运营速度波动率也有助于提升公交出行幸福感。《报告》显示,在50座城市中,宁波全天线路运营速度波动率最小,意味着城市地面公交的运行效率最稳定。在超大型城市中,深圳波动率最小,意味着深圳在同体量城市中公交的运行效率最稳定。运行效率稳定意味着市民选择公共交通出行时,对所需时间的掌控度能更高,有助于增加他们对公共交通的信赖度。

原标题:【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在上海】

  正在进行的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一批人民群众反映突出的生态环境问题被督察后得到了及时处置。这其中,有不少问题涉及居民区周边违法违规建设项目或闲置场地管理不善等方面,它们产生的噪音、扬尘等环境问题影响了周边居民的正常生活。

  小区藏着无证无环评加工点

  7月11日,嘉定区接到中央生态环保督查交办信访事项,反映嘉定区安亭镇和静路1188弄小区内存在无证经营拆车厂,无环评手续,异味扰民,污染小区环境,多次举报无果。

  经查,嘉定区安亭镇和静路1188弄小区为上海红湖排气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红湖”)家属区。上海红湖于2019年4月1日与上海睦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睦寰”)签订了为期3年的物业管理临时委托合同。同月,上海睦寰租借给张浩约500平方米的场地,为小区内原食堂平房,租期1年。此后,张浩以个人名义在所租场地内从事车辆零部件的手工拆卸、仓储及销售。

  进一步调查后,上述车辆加工点未取得相关许可,属无证经营;未办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需要配套建设的环境保护设施未经环保部门竣工验收。

  对该加工点,安亭市场监管所依据《无证无照经营查处办法》出具了责令整改通知书,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行为。嘉定区生态环境局对其未依法报批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擅自开工建设的行为,进行立案处理,罚款2000元、责令其停止建设并恢复原状;对其需配套建设的环保设施未经验收、建设项目擅自投入生产的行为,进行立案处理,罚款25万元、责令其限期改正违法行为。

  截至7月14日,在安亭镇的督促下,上述加工点内的报废车辆、零件及工具已全部搬离,升举机也完成拆卸和搬离。

  “该加工点的扰民问题,与物业公司也有关系,在签订合同时明知加工点会从事汽车修理业务,却没有对其环评、环保设施验收等情况进行审查。”安亭镇副镇长周建斌表示,镇政府已要求上海红湖加强管理,落实日常巡查工作,出租场地内不得再次出现违法生产经营活动,否则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从严从重查处。

  对于扰民项目的及时清理,红湖小区居民腾飞表示认可。他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近3个月里,时常有拖板车进出小区,到该加工点卸货装货,不仅严重堵塞了小区业主的通行道路,还产生了滴漏油污、扬尘等问题,“现在清净多了!”

  动迁空地擅自用作垃圾堆场

  今年6月上旬开始,家住嘉定工业区朱家桥村的居民唐佳豪压根没想到,家附近居民动迁遗留下来的空地会成为拆房垃圾的堆场。每天有大量车辆进出,扬起尘埃,还抛下了大量废弃木材和金属,晚上甚至有人直接在空地上切割钢筋,噪音严重干扰了周边居民的生活。

  7月15日,中央第一生态环保督察组向嘉定区交办了一批生态环境问题,其中一件就涉及“嘉定工业区朱家桥村村委会附近的动迁基地上,从事废木材废铁经营,且早晚有车辆进出,产生的噪音、尾气、扬尘等,影响周边环境。”

  经查,该投诉点位于嘉定区宝钱公路、G15沈海高速东南侧一处空地上,为嘉定工业区朱家桥村朱桥五组村民动迁场地,现尚有少量居民未搬迁。执法人员现场发现空地上堆满了近10吨废木材和5吨废金属,这些废旧物资主要由嘉朱公路1575号内宏文汽修厂及民立冲压件厂拆迁后产生的建筑垃圾中分拣出来,临时堆放于此,等待周转外运。

  嘉定工业区及属地村委责令该场地使用者于7月19日将场地内所有废旧物资清理完毕,并合法合规进行处置。7月22日,记者在现场看到,空地上的废旧物资及垃圾已被清运走,裸露的土地用防尘网彻底覆盖,避免产生扬尘。

  嘉定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沈杰表示,为防止相关行为“死灰复燃”,嘉定工业区还会对空地周边的进出口进行调整:封闭宝钱公路上的进出口,杜绝车辆外运拆房垃圾来此,同时,开辟空地通往新宝路的便道,方便周边居民的日常出行。此外,还会明确网格化监管领导责任、主体责任和直接责任,安排人员严格做好空置场地的巡查管理。

此文由 八千资讯网 - 实时推送最新资讯! 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地址:http://www.66ig.com/zixun/61190.html

()
分享到:

相关推荐

评论 暂无评论